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熟女  »  【小偷的故事】(上)【作者:大魔鬼王】
【小偷的故事】(上)【作者:大魔鬼王】
字数:130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灯红酒绿的大都市,虽然已经是夜晚,却依旧繁华热闹,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,正在进入纸醉金迷的夜生活节奏!

  云豪大酒店,一座顶级的豪华酒店,进出的客人非富即贵!我穿着笔挺的酒红色呢子制服,熟练的给停在门口的豪车开关门,熟练的给客人们鞠躬,说着「欢迎光临」,「先生太太走好」……职业的礼貌语言,时不时地接到金主豪客们扔下的小费,嘴要咧到快碰上耳朵,感谢先生太太的赏!

  我没有名字,一般同事都叫我「小子」上司叫我「兔崽子」「小混蛋」!因为我确实没有名字,我是个孤儿,据说是酒店打扫卫生的老头,从垃圾车中捡到的我,本想把我扔了,正好遇到了我的干爹也是我师父,把我要了去。我师父姓金名梁宝,可没人叫他这个名字,一般认识的人都叫他「三王爷」就是三只手王爷的简称!他自称是大清国皇族,正八经的王爷,不过,说出大天来,也是个小偷……

  师父对我还是恩重如山的!不止收养我,还悉心教我,今年我十五岁,可以这么说,城里的豪宅没有我没进去过的了!云豪大酒店更是我经常光顾的目标!
  来这里的男女,多数都不是夫妻,一个是兜里有钱,再者他们丢东西也不敢闹太大,怕被人知道惹出更多麻烦。比起去那些大户豪宅,这里要安全容易的多,收获也不错,所以,我特意在这里找了份门童的差事,能更好的寻找目标!
  当然,也是让师娘安心!我有师娘,名字不知道,师父平时都叫她老婆。师娘个子不矮,大约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,模样绝对是个美人,身子不瘦,但绝对不胖,只能说是丰满!师父长得又黑又瘦,和师娘站在一起,一点都看不出是两口子!

  有一次师父喝醉酒说过,师娘家过去是当官的,后来她父亲犯事被对头陷害,败了家。那对头想对她家斩草除根,结果师父正巧知道了这件事,也是一时觉得气愤,就从对头家里偷了对头的黑账,交给师娘家。凭着黑账,虽然师娘家没有完全翻身,但对头也放过了她父亲,不再敢打搅她家。后来,师娘父母还是因为心理的打击,先后离世,师娘看穿了那些所谓亲戚的凉薄,毅然和他们断了往来嫁给了师父……

  师娘对我非常好,她和师父一直没有孩子,而我也把她当做亲妈!亲妈还把我扔了呢……

  但我之所以这么听师娘的话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一个多月前……

  天气正热,我们住的地方街巷狭窄,热气散不出去更是闷热难耐。师父早年间买了这个小院,虽然不大,可却是附近少有的独门独院。几天前,师父的朋友来信,请他去南方玩几天,他想带着师娘去,师娘不肯,说南方更热,师父只好自己出门。

  而我,这两天已经找好了目标,踩好盘子,准备今晚动手,所以,白天想多睡会儿,好有精神。可天气太热了,迷迷糊糊挨到中午,实在是睡不着,起来打算到水房冲个凉,降降温。

  水房在东厢房和堂屋之间的最里面,阳光不好照进去,灯倒是亮着,只是很暗,白天起不到多大作用。迷迷糊糊中,刚进了水房,「啊……」一声女人的惊呼,虽然声音不大,可我一下子就清醒了,这时也看清了里面的情景,原来是师娘!她也在冲凉,正在往身上打香皂,所以没听见有动静。

  「师娘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嘴上道着歉,脚下却根本没移动,我的眼睛都动弹不得,直盯盯的看着师娘那完全赤裸,湿漉漉的身体!在昏暗的灯光下,师娘的身体反射着点点光泽,更加充满诱惑力!圆滚滚的奶子白生生的,就像超大号的冰激凌雪球!点缀着那一颗红豆,更让人有了饱餐一顿的欲望!
  平滑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,肚脐小巧而整齐的点缀中间,十分可爱。她胯下的那一抹乌黑,浓密而规整,肯定是刻意整理过,没想到师娘这么细致啊!而阴毛下那一道粉红香嫩的深沟,则完全将我的目光吸引,我眼泪都流出来了,还不舍得眨眼!

 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眼睛赤红,师娘害怕的抱紧双臂,企图遮住身体,可要遮盖的实在太多了……「狗子,你,你出去吧……」她话没说完,我再也忍不住,一把扑上去,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  「啊,不要,你师父会知道的!」师娘奋力挣扎,她身上刚抹完香皂,滑溜溜的好像泥鳅一样,可刚挣脱我就又抱住,她一边挣扎一边用小拳头打我,但对于欲火蒙昏了头的我来说,这样的打击简直就是小孩挠痒痒。

  想抱她回房,可她这样挣扎,我也怕外面有人听到,索性将她按倒在旁边长凳上,拽下短裤,看见我生龙活虎的鸡巴,师娘明显动作一滞,接着又开始挣扎,却被我顺利的趁机分开她的双腿,站在中间!师娘想合并双腿,情急之下,竟然将腿抬起然后并住,可这样一来,就是将硕大的屁股对着我,我更加亢奋!
  抓住她的双腿,抗在肩头,用力下压,她的身体被我轻松对折,她的屁股完全抬起!意识到自己给自己一个坑,师娘一边哀求一边挣扎,可我根本顾不上,鸡巴对准那肉缝,用力沉腰坐马,「滋……滋……滋!」发力三次,才将鸡巴全部插入进去!

  「啊……呀……啊……」师娘也配合的叫了三声!没想到师娘的阴道竟然如此鲜嫩,和附近那些站街的女人们天差地远,我的欲火完全爆发出来,鸡巴如打夯一样,一下比一下快,一下比一下猛的,开始了耕耘!师娘的身体被我牢牢的控制住,根本无法躲避,双手乱舞乱抓,不知如何是好!每次插到里面,我都会碾动一下鸡巴,将师娘花芯碾得散开后,再抽出鸡巴,然后再次插入!师娘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,就是死,今天我也要肏个痛快!

  在我锲而不舍的奸淫下,师娘挣扎半天,渐渐没了力气,终于认命的放弃抵抗!她头歪向一旁,眼泪无声落下,身体软软的,趴在上面,比最软的软床还舒服!她的屁股不小,就像一个肉垫,每次我发力的插入,都会有一股弹力向上弹起!

  虽然师娘表面上没反应,可她渐渐湿润滑腻的阴道还是暴露了她的实际情况,她的身体还是有感觉的!看她已经放弃挣扎,我也卖弄的将她面对面抱起,双手托在她大屁股下面,一边走一边肏的,走向院子!

  「你这畜生,你啊,干什么?」师娘想下来,但我如何能让她如愿?刚到院子里,她又老实了,吓得伏在我怀里,任凭我鱼肉!「噼噼啪啪」清脆的肉声在小院里回荡,仿佛天地间只有我们两个,别提多快活了!

  大约四十分钟后,我发现师娘的手抓我肩头非常用力,肩头有点痧疼,侧眼看她,只见她还是紧闭双眼,但长长的睫毛却在无规律的抽搐着,「她要高潮!」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,对于女人的反应可以称得上「熟悉」!当然,这些都是和那些站街的女人身上学来的!我在她们之中人缘非常好,很多时候,只要她们没客人,即便是我没钱也会让我先配一次!

  她们都说我这鸡巴又粗又长,还带棱角,天生女人的克星!她们觉得我好我还不觉得什么,今天看师娘的表现,我才真的自傲!我更加卖力的,将师娘托起,放下,鸡巴上挺!又坚持了一会儿,师娘终于再也憋不住,哼出声来!「啊……畜生!要命的畜生!进屋……去!」她是怕自己叫出来让人听见!我欣然一步步,肏着她,堂而皇之的进了她和师父的房间!在师父和她的床上,我抱着香喷喷的师娘,翻滚,缠绵,将自己的各种技巧十足十的施展!

  「啊……呀……死了……要命啊……」师娘尖叫一声,突然身体紧绷,猛地将我抱住,修长的大腿盘在我身后,蜜穴竟将我的鸡巴牢牢吸住!一股冰凉的阴精喷出,险些让我当场缴械!安心的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,看她绯红的脸颊上,汗滴如水晶般晶莹剔透,我亲了一下。

  从肉欲中逐渐清醒的师娘一哆嗦,正要躲,却被我用力一抱,没有躲开!「师娘,快活吗?」听我一问,师娘泪如泉涌,抽泣起来。「你这个畜生,我对你这么好,你怎么能强奸我,呜……」

  「师娘,我是真喜欢你啊!」一边亲着她的泪珠,一边再次开动,她意识到我还没泄身,诧异的看着我,红着脸道:「你,你还没完啊?你别,你下去吧,我不告诉你师父!」

  「师娘,谢谢你,我再孝敬你一次!」不理她的反对,我再次在她身上耕耘起来!她知道我不可能停下,只有任我施为,不多时,房间里行云布雨声充斥,肉欲男女沉迷其中,鱼龙曼衍!美丽的女人,如久旱的土地,吞噬下一切充满生命精华的甘霖!年轻的男人,如食髓知味的饿狼,勇猛无畏的填满每一丝适合孕育生命的空隙!二人杀在一团,直杀得天昏地暗,春风惨惨!

  当我们分出胜负,在师娘泄身七八次后,我终于将火烫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时,她已经气若游丝,脸上却带着满足的春情!

  越看越爱,忍不住抱着她又是好一通亲,「我一定娶师娘做老婆!」

  「唉,你这混蛋,你师父知道了,不打死你啊!」当师娘悠悠醒转时,第一句埋怨让我心里一热,搂着她说道:「你想让他打死我给你报仇吗?」「你们都不是好东西!」师娘转过身,背对着我,我的鸡巴被她肉乎乎的大屁股一蹭,立刻又跳了起来。

  可我看她下面已经十分红肿,只有强忍着,没有再次挞伐,从背后抱住了她。「师父说是他偷了你家的对头的黑账,然后才保住你家的,你怎么说他也不是好东西?」「哼,他是有黑账,可那是害我父亲用的!」「嗯?」这可有意思了!
  原来,师娘的父亲确实是当官的,但他之所以被对手算计,其实是师父帮他的对手偷了他的黑账!而师娘之所以嫁给师父,完全是师父逼迫的!师父没有将全部黑账都交给她爹的对手,否则,师娘的父亲就有可能要送命了!

  但师父的条件是,要师娘嫁给他!为了救父亲,当时已经败落的师娘家只有同意,任凭师娘哭得撕心裂肺,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!我不认识师娘的父亲,她家跟我也没关系,可现在,我却不由自主的,向着师娘一边。「师娘,那你为什么不跑啊?不是说你父母都已经死了吗?」

  「我能跑到哪儿去?」师娘无力的哭泣着,说道:「以前那些亲戚,我父亲有权势时,成天围着我家转。看我家出事了一个个躲得远远的,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,但也没什么用!」

  她的两个哥哥都是纨绔子弟,父亲落难时,早跑的不知踪影。她有个姐姐,好像也是给有钱人当了二奶,早没了联系,再说,就是联系上又能怎么样?
  「师娘,你嫁给我吧!我娶你!」我拉起她,坐在床上,面对面,认真的说:「我能养活你!这几年我偷着攒了点钱,可以开个小店,我们远走高飞,师父也拿我们没辙!」「算了吧!你比他强多少?我今年三十六了,你才多大?这两年你看我模样还成,等过两年我老了,你照样嫌弃我,说不定还不如跟着他呢……」
  「我若是对你不好,我就车撞死,爬楼时候摔死!」「你……」她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我,我认真的跟她说道:「师娘,我喜欢你,我明天就去找份差事,等我再赚点钱,就用八抬大轿娶你!」「你是真心的?」

  师娘有些感动,说道:「但我们跑不了!你师父肯定能找到我们!」是啊,我自己这点能耐全是他教的,他从小看我长大,还能不知道我的习性?「就是和他拼命,我也要娶你!」我说的咬牙切齿,师娘吓了一跳,「你要是真有心,我就有办法,不过,你当着他面什么都别露出来!」「啊?」师娘的神情坚毅,虽然想不明白她要怎么做,但我知道,她肯定不是敷衍我!

  师父还没回来,我先到云豪大酒店找了差事。我的一个把兄弟也在这里做门童,和我这个专业小偷不同,他坑蒙拐骗偷,没有不干的。虽然都是小打小闹,但却也落得个人脉广阔!正好他这边有个门童老家有事,空出位置,他就跟上边引荐了我,看我也算伶俐,就录用了。

  每天除了当差,选择目标,就剩下一件事,回去抱着师娘在师父的床上撒欢的配种!师娘也是放开了,不再矜持,被我肏得鬼哭狼嚎,什么亲儿子好丈夫都叫出来了!快活似神仙的渡过了半个多月,师父回来了!我心里别提多失落,师娘给他弄了几个菜洗尘,还让我去买酒,我真是不愿意。可师娘却满脸春风的,像我努嘴示意,我也只有悻悻地去了。

  晚上,天刚黑师父就拉着师娘进了房间,我真恨不得冲进去宰了他,可又怕他醉的不严重,杀不掉他!他和师娘打情骂俏的声音很大,我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,怒火越烧越旺,再也忍不住,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尖刀,蹑手蹑脚的进了堂屋,走到他们卧室门外,倾听里面的动静!

  「来,让我疼疼你,这么多天不见,你可是想我了?呵呵呵呵……」「讨厌,谁想你,等一下……唉……」「等什么?爷等不及了!」「我洗洗澡!」

  「洗什么?来吧!」明显师娘想借口离开,却被师父拉住,忽然,屋里又有了变化,「你什么意思?你不是吃野食了吧?」「唉,这是什么话?什么叫我吃野食了?」「哼,你什么时候非要洗澡了再跟老子上床了?这么推三阻四的,不是吃野食了是什么?」

  「你……我不理你!」师娘下地了,我正要躲到旁边,「啊,你放开我!」「你个贱货,敢和老子这么说话了!真要好好给你长个记性!」我轻轻推开门,只见师父抓着师娘那长长的头发,正将她按在床头,心头怒火再也压制不住,一把推开房门,直接扑向师父照着他胸口就是一刀!

  「嘿!小子,竟然是你?」师父虽然被我偷袭,但在我就要刺中他一瞬间,身体下意识的躲了一下,躲开了胸口要害,虽然被我刺中,但还是没有倒下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!

  面目狰狞的瞪着我,说道:「你个小白眼狼!竟然敢动老子的食儿,我弄死你!」他从枕头里竟然掏出一把刀,反手扎向我小腹!我挣扎不开,就在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,师娘竟然从床头抄起一个花瓶,「呯!」重重的砸在师父后脑,师父眼睛外突,瞬间没了力气,我堪堪躲开要害,可刀子从我身边划过,还是划出一道伤疤,血一下子涌了出来!

  师娘顾不上看师父死活,慌忙找来金疮药给我抹上,又缠上纱布,看血止住了,才松了口气!「他还有气,弄死他吧!」说着我要再给师父补上一刀,师娘却拦住,说道:「我在他饭菜里下了蒙汗药,可药有点受潮,劲小了,才没蒙翻他!把他扔护城河里去,他仇家那么多,谁也想不到是咱干的!」

  「果然最毒妇人心!」可师娘是为了我,我能说什么?这也确实比我弄死他好!捆住他手脚,堵住他的嘴,用麻袋罩住,趁着夜色,我溜出了家!捡没人走的小路,到了护城河边,周围没人,师父还没醒过来,我找了块大石头,缠在他身上,将他往河里一推,看他没浮上来,才回家。

  回到家,插上门,径直来找师娘。没想到,她已经收拾好房间,把沾上血迹的床单被罩都换了!

  「做好了!」说完我站在那里,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,她却笑嘻嘻的看着我,骂道:「傻站着干什么?现在都是你的了,等什么?」

  我的欲火一下点燃,扑向师娘,再也没有顾忌,我们在刚刚杀了师父的床上翻滚,以各种姿势品尝肉欲的滋味,师娘完全放开,哪里像大家闺秀?分明是个放荡的淫妇!我将她一次次推上肉欲的高峰,一次次将精液送进她的子宫,当她最终尖叫中晕过去时,天色已经发白!我们睡到中午才起,下午要去接班,我冲洗一下,师娘忙里忙外的,我们就是一对新婚夫妇!

  吃过午饭,不舍的离开家,还是师娘把我推出来的……

  今天格外有精神,感染的给小费的客人也比平时多许多!

  「先生您好,欢迎光临!」「太太请小心!」一辆宾利车停下,从上面走下一男一女!男人五十岁左右的样子,戴着金丝边眼镜,笔挺的西装,手上的金表着实耀眼!女人看上去该有三十多岁,个子很高,差不多有一米七以上,酥胸高挺,屁股浑圆,珠光宝气,挎着个小手包,看不出牌子,但肯定不是便宜货色!「先生,太太,房间已经让他们准备好了,直接上去就可以!」

  前面副驾驶下来一个戴眼镜,秘书样的男人,谄媚到恶心,对我说道:「唉,你把箱子送到先生的房间去!」我自然笑脸相迎,可这家伙,一般的客人,这种情况都会替老板先给小费了,他竟然什么表示都没有,就带路开门去了!肚子里骂着,我也就自然而然的将这对男女定为了目标!

  他们只有两个箱子,也不重,跟着他们上了顶层,居然是总统套间!整个酒店一共有十套顶级套间,最好的两套,占据了双塔的两个顶层!在这里,可以俯视城市东部,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……我也是只跟着客房服帮忙上来过一次……
  行李送到房间,还帮他们放好,我才一步一鞠躬的离开,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如何下手了!

  下班后,我到了更衣室,换上衣服,离开酒店。特意,在门口和接班的同事打了招呼。但转进酒店旁的通道,看周围没人,我迅速爬上铁栅栏,翻了进去。这是酒店后身,轻车熟路的,从后厨通道进了大楼。进入物料库房,确定没人后,打开小电梯间的门,从电梯井维修梯,爬上三楼,确认外面没有人后,撬开电梯间的门,钻了出去。

  这是三层的杂物间,也是低层服务人员的休息区,从更衣室找了身服务员的衣服换上,我大摇大摆的出了房间,从储物间找了一瓶红酒,两个酒杯,一个托盘,放好,端着,上了电梯,坐电梯,爬楼梯,直上到十一层。再往上就是顶层了,藏好托盘和酒,我进了楼梯间,这里有一个可以到顶层外面的,维修楼梯。从外面,我钻进空调送风管道!

  一边爬一边听着下面的动静,确认没人后,我打开出风口,跳了下来。
  男人和女人正在大厅说着话,仔细听,好像是女人在磨男人,说不能给自己名分,还不能给自己个家,男人有一搭无一搭的和女人说着,好像满不在乎。最后,该是被女人说烦了,就说了句送她个宅子之类的话,然后起身去洗澡了。
  女人喜滋滋的站起来,她转过身,我瞪大了眼睛!她只穿一件睡袍,此时竟然中门大开,那白皙的肉体,看着直晃眼!那对奶子虽然还有些遮遮掩掩的,但我敢肯定,比师娘还要大!而且,虽然下垂,却没有变形,依旧圆滚滚像一对雪白的小西瓜!

  看她的屁股,也是大的吓人!刚才送他们上来时,只觉得别扭,现在想起,她这屁股也实在太大了些,纵然是有一米七以上的身高,也极为显眼!虽然家里有师娘了,但我顺道踩个花也不是不可以啊!

  不过,我先要找地方躲起来,女人已经朝这边过来了。不及细想,我爬回到通风管,隔着出风口,看下面即将发生的肉戏!女人进房来准备,脱掉睡袍,照着镜子,在身上涂抹香精!一边涂抹,一边按摩双乳,按摩胯下,不多时,乳房就有些充血,显得更饱满了!

  从这个角度往下看,我更看清了女人的身材,果然比师娘还丰满!而且,怎么她和师娘长得还有些相似!刚才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的首饰了,没注意长相,现在看,至少有六七分像!她这么在下面搔首弄姿的,我不知不觉有了反应,鸡巴涨得生疼,硬顶着管道壁,更是难受!

  这时,男人洗完澡出来了,女人忙转身对着男人做出各种诱惑,男人应该也有反应,不过,看上去反应不大!男人只穿着浴袍,衣服摆动间,他那根鸡巴已经勃起,可至少半硬不硬的,耷拉着,好像没睡醒!「看来,不是男人对女人已经失去兴趣,就是已经力不从心了!」

  不过,以这个女人这样出色的身体来说,我估计该是第二种情况居多!果然,女人扑在男人怀里,那粉雕玉琢的手指,灵巧的拨弄半天,可男人的鸡巴还是老僧入定一样没有起色,她有些失望的转身,弯下腰,在行李箱中找着东西。男人其实应该已经勾起了欲望,不时的抚摸着女人那大的出奇的雪白的大屁股,可无奈,就是自己不争气!我真想跳下去,替这没用的家伙来一次!保证让女人哭爹喊娘!

  不多时,女人找到一个瓶子,面带喜色的直起身,说道:「幸好我准备了!」估计该是神油之类的东西,男人大喇喇的往床上一躺,等着伺候!女人将瓶里的油倒一点在手心,正要往男人鸡巴上抹……「咚咚咚……」急切的敲门声传来,「谁啊?」女人很不耐烦的问着,可没有放下手里东西的意思,似乎打算打发走敲门的之后好继续。「老板,我是阿陆,刚才我联系周老板了……」

  男人「腾」的一下坐起,一边系好浴袍的带子,一边推开女人去开门。看不见外面的情景,只能听见那个阿陆就是楼下遇到的那个吝啬的秘书,他说:「周老板的意思是,别人他就不理了,可老板您是他老朋友,所以,如果真着急,就请一会儿就去他府上谈谈,不然他明天一早就要去美国了!」

  「你去准备车,我一会儿就下去!这笔生意,和我们抢的人太多了!如果有个闪失,咱们是既丢人又丢钱!快去吧!」那个阿陆去备车,老板则回来,开始换衣服。女人正被吊起来,准备快活个昏天黑地,可眼看男人要去谈生意,也只有冷着脸服侍。男人不耐烦的一推她的手,自己穿戴好,对着镜子照了照,拿着文明棍出了门。「呯!」门撞上了,女人生气的摔掉手里的手帕,用力的躺到床上,「啊……混蛋!要不是为了钱,我理你这老东西呢!」

  她又摔枕头,又砸床的,闹了一会儿,下面没了动静。我仔细一看,好像是睡着了!

  又等了一会儿,我轻轻的挪开隔栅,从管道里钻出,女人确实睡着了!心稍微放下一点,我决定还是先找东西,毕竟钱才是我最根本目的!他们的行李不多,但钱带了不少!粗略估计,至少有十几万!女人的首饰还有男人的几块金表不算,这次可是捞着了!把东西放到管道里,正要离开,可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女人,我一下有了别的想法……

  她没有该被子,只是用毯子搭在小腹上,身体四肢大开,完全是不设防啊!现在我可以清楚的看她的身体了!奶子大的像两个大白馒头,上头还点缀着红豆!纤细的腰身到了胯部突然没有征兆的扩大,成一对完美的弧线!看时间还早,我要踩个花!掏出备用的绳索,轻轻的在她两只手手腕上系好,再绕到床头隔栏上,做了个滑索结!拿起女人脱下的内裤,闻了闻,别说,一点骚味都没有,还香喷喷的!

  突然用力一拉绳索,女人的双手被拉到床头隔栏上,然后,再将手里的一端系好。女人惊醒,等我系好绳索她才反应过来,看着我笑嘻嘻的看着她,长大嘴巴就要叫人,可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,将她的内裤一把塞到她嘴里!「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强盗呜……」她的内裤很小,就是勉强遮着下面的洞,不能完全将她嘴堵上,可她还是喊不出多大声来了。

  「嘿嘿嘿……别折腾,你挣不脱的!」女人的体香熏的我欲火上冲,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!「你能喊来人吗?」她惊恐的看着我,我得意的在她脸上轻轻咬了一口,说:「就是喊来人,你觉得你的下场会怎么样?大老板带情人酒店私会,却被蟊贼趁虚而入!你说那些小报记者会不会踊跃报道?到时候你会怎么样啊?哈哈哈哈……」

  她突然的放弃了挣扎,我自己脱了精光,跳上床,看见我那跃跃欲试的鸡巴,张牙舞爪的样子,她的眼神中竟然闪过一丝欣喜!「乖乖听话,我让你好好乐个痛快!」亲了她已经苹果般红润的脸蛋一下,撤去她嘴里的内裤,我再也控制不住,扑上了那香喷喷的女人身体!

  这真是纯粹的女人,比师娘的贤妻良母,这就是个专吃男人的无底洞!我的鸡巴刚一插入她的肉穴,就感觉到湿润柔嫩的,仿佛无数双小手,抓向我的鸡巴!本以为她这样的残花败柳,肯定是一条康庄大道,没想到竟然如此鲜嫩无比,将我足以自傲的鸡巴完全吞入,包裹的严严实实,温暖舒适!

  「嗯……你真凶……」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让我浑身血脉偾张,开足马力,大刀阔斧的冲杀起来!鸡巴全力的抽出,全力插入,每一下抽出都带出一波波爱液,每一下插入都将里面的泥泞从缝隙挤压出来!「嗯……啊……扎死了,插穿了!」她那两条大长腿,盘在我的腰间,将我更拉向她的身体,每一次插入都全力以赴,直到我们肉碰肉,龟头撞到花芯,才会停止前进!然后,马不停蹄的,再次抽出,如一根粗壮的活塞,反复运动,周而复始!

  这个女人真是美翻了!模样不比师娘差,身材还在师娘之上,真是个尤物!将女人肏得双手抓紧了绳子,不停晃动,双腿在床上乱蹬,每一次插入都恨不得钻进她的子宫,每一次拔出都只留一个龟头卡在里面!

  「啊,呀……美死了……死了……」她突然身体一阵猛烈弹动,被我强行按住,腰部发力,鸡巴插入的更加强悍,最终将她的回光返照彻底顶回去!她脑袋一歪,眼睛失神的,仿佛随时会睡过去,刚才她下面传来的强烈震颤和猛力收缩,差点将我吸的当场交货!

  我知道她这是高潮太强后的崩溃!没有怜惜她,将她双腿抬起,抗在肩头,向她身前一压,双脚后蹬,全身的重量都借着鸡巴深深的插入她的身体!这样的女人我不会经常遇到,这次要吃个彻底!对着她的肉穴展开了狂轰滥炸,鸡巴如砸夯一样狠,捣蒜一样快的,在她的身体里驰骋,很快,她再次被我肏得还魂过来!

  结实的大床,发出「吱吱扭扭」的声音,仿佛在抗议着!可我会在乎吗?索性放开捆她的绳子,将她翻过来,爬在床上,雪白的屁股显得更加硕大无朋!比师娘的大了一圈啊!掰开她的屁股,奋力将鸡巴往里一戳!

  「哇……」不理她的惨叫,尽根没入,一插到底!「劈劈啪啪」清脆的响声悦耳动听,充斥在房间里!她的屁股真是大,每次撞击上,都会泛起波波臀浪,看得人心旷神怡!

  她又泄身了几次,再也支持不住,变成趴在床上,只把肥嫩,圆翘,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撅起!轻轻的将她两瓣臀肉向两旁分开,没想到,她的屁眼居然还是淡淡的肉粉色!在周围雪白的映衬下,真是一个极好的点缀,整个大屁股就像西点店里的蛋糕!

  再冲杀了一阵,随着她又是一阵高潮后,泄出的阴精将我淋个猝不及防,我腰眼一酸也坚持不住,双脚用力后蹬,将鸡巴死硬的顶住她的花芯,将精液射进她的子宫!「哇……」她身体一阵颤抖,如果不是被我压着,怕是要弹起来,我一波又一波的射进精液,最后实在没力气了,才无力的倒在她身旁,睡了过去……

  好容易睁开眼睛,迷迷糊糊的,看见周围的景象我吓了一跳!「乖乖,这要是被人家堵屋里,我可真逃不掉了!」跳起来,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,看一眼还在睡觉的女人,口水忍不住又流了下来!真想再肏一次,这样的女人,真是见所未见,根本就是给男人准备的!

  她身体四肢大开,下面更是一片狼藉,我射进去的精液,倒流出来,已经凝固在她大腿上,阴阜上,床上更是阴湿了一大片,连她那些阴毛都粘在了一起,打成缕!

  算了,再好我也不能拿命开玩笑!自己偷了那么多豪门大户,要是被抓住了,肯定没有好果子吃……

  利落的钻进通风管道,带着收获,爬到了杂物间,把衣服换掉后,装作打扫客房的服务员,推着小车上了电梯,大摇大摆的离开了!

  回到家,刚一进门,师娘就面色焦急的迎了上来,抓住我的胳膊问道:「你怎么才回来?是老板让加班吗?急死我了!」「喏!」把包裹递给她,她刚一打开,眼睛顿时亮了起来!「哎呀,这……这……你碰上大的了?」我不无得意的道:「遇到肥羊了!走进屋说去!」搂着师娘,她的眼睛都被眼前的东西吸引,根本顾不上看别处,差点被绊倒……

  坐在床头,她一样一样的看着我的收获,我则跟她说起今天遇到的事情。
  「对了,那个女人真不错,比你还高,那大奶子大屁股,这要是娶了,肯定能生一窝崽子!」当我告诉师娘,「那女人长得还真像你,跟姐妹儿似的!」
  「你说什么?」她突然抬起头,说道:「你说她像我,个子比我高?有别的特点吗?」「她心口奶子上,有一颗红色的朱砂痣!」我刚说完,她的神情更加紧张的道:「她叫什么?是不是叫妍箬?苏妍箬?」「我哪里知道?我又没问……」

  「肯定是她,肯定是!她个子比我高一些,胸口有个红色朱砂痣!」「她是谁啊?」我实在忍不住了,看她也不说,只有自己问。「你怎么神神叨叨的啊?认识她?那要不要我把东西送回去?」

  「她是我姐姐,一定是她!」师娘突然抬头看着我,问道:「你送回去?送什么?凭什么?家里遭难,她躲到一旁去了,可却把我给了那么个混帐东西,凭什么?凭什么?」

  「她屁股上还有个痣,对吧?」我想了想,好像确实看到了,便点点头道:「是,应该是右屁股上,不大!」「就是她,就是她,偷的好,偷的好!」师娘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在房里转来转去,我都害怕她有毛病了。忽然,她瞪着我,问道:「你怎么知道她有那两颗痣的?」

  「呃……」那两颗痣的位置,实在是不好糊弄过去,只有硬着头皮道:「我没忍住,顺便采了个花……」「你个小没良心的,人家在家里为你担心,你却出去采花?你气死我了,呜……」她哭了我的头大了……

  「别哭,别哭,我只是一时兴起!」我尽可能的安慰着,「你想想,我偷了这么多东西,她那男人回来,肯定会发现,到时她不敢说被我奸了的事,又说不清东西去了哪里,那男人肯定饶不过她,放心吧!」「那怎么办?」

  师娘停住了哭声,问我道:「那不是害了她?你快救救她啊!」「……」虽然是信口而言,可仔细想想,她确实危险,但我能怎么救?禁不住她又哭又闹的,我只好答应她吃过饭就回去看看!饭菜早已做好,扒拉几口,我斟酌再三,也是觉得既然有可能是师娘的亲人,那我还真是该去救一下,毕竟,她再说恨,血脉相连,也会关心的。再说,也是我的大姨子啊……

  我换上一身深色便服,返回了酒店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3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